第1319章 灭了血剑门!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从来不信命,而且也从来没有投降的习惯,你是血剑门的什么人?你可认识这东西?”

    既然是血剑门的人,那就好说了,那柄血河神剑现在还在李毅的手中呢。

    “血河神剑?这东西怎么会在你手里?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那道血影忽然一下子愣住了。十分惊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连他都不认识吗?”

    夏七忽然插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见过他吗?”

    被夏七这么一问,那影子彻底傻眼了,愣了愣之后再次问到。

    “他是你祖爷爷!”

    夏七一本正经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李毅满脸的黑线,这家伙真是到了什么时候都不忘了调戏别人。

    这小子的修为都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了,还是时不时的说些疯疯癫癫的话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找死!”

    站在最边上的一道影子,猛的一下朝着夏七扑了过来,而下七则不慌不忙的一剑挥出那道影子,完全没把夏七当回事儿。但是等到他的身体马上就要接触到夏七的时候,那把剑忽然在他的脑袋的位置猛的一闪。

    “咚——”

    紧接着一声梦想之后,地上忽然多了一个怪异的脑袋,说是脑袋的话,实在是有点牵强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脑袋上已经没有了五官,没有了任何信息,原本应该是脸的位置,现在只蒙着一张皮。

    而那句无头的尸体。这变得更加的怪异,扁平的如同是一层破布一样,就这么呆呆的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下子所有人彻底愣在了当场,尤其是那些学姐们的人,他们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。刚才那个同伴可是在引化状态,而这小子居然不声不响之间,直接一剑干掉了一个正处于影化状态的血剑门的门人。

    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难道是那家伙在的瞬间变成实体吗?

    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毕竟,雪见们的这些没人弟子们,难道还有人不知道血影大法的弊端吗?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你师傅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人重要吗?我就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情,这小子老子罩定了你们,要是不服的话,尽管来战。”

    夏七不动声色的向前半步,对于这些小喽啰,他是完全没放在心上。刚才出手的一瞬间,他就已经几乎明白双方的实力差距了。

    这些血影虽然诡异无比,但是和自己的封神剑比起来的话,差的那可不是一点儿半点儿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今天我就替你师傅好好的管教管教你,也让你知道知道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”

    那到学测的影子忽然再次一闪,紧接着七八道红色的影子直奔夏七而来,看样子这是非要杀夏七不可了。

    “替我师傅管教我?区区一个血剑门也敢说这种话!”

    夏七的心里充满了快意。

    云天依这一脸怨毒的看着李毅,似乎是在等待着血剑门的人将它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玩儿了,还是快点儿结束吧,既然已经知道是血剑门了,我看剩下的事情也该找人去做了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暂时脱不开身,不过这并不妨碍李毅灭掉血剑门。

    立意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从自己的玉扣里面却出了一颗令牌。

    一股法力涌入之后,紧接着一道门户出现在了李毅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不是此界之人?”

    那道影子彻底的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事情怎么感觉有点不太对劲?

    “南宫月何在?”

    李毅直接一道神念,顺着那道门传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时间不大,南宫月清冷的声音从门的那边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给我灭了血剑门,毁其苗裔,灭其道统,事成之后,还你自由!”

    李毅说话的声音并不大,但是足够让所有人听的清清楚楚,那道血色的影子已经彻底的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李易是谁,也不知道夏七是谁,但是要说他不知道南宫月是谁,那他就真的不用活了。

    “你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那道血影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吗?下地狱去吧!”

    李毅右手一翻。镇妖剑出现在他的手中,紧接着屠神匕的威能开始无限的灌注。

    原本残破的镇妖剑,几乎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变成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。

    “这这是屠神匕的气息?你是屠神殿的弟子?你是李毅?”

    这下子反而轮到李毅毅愣了,他倒是没想到这家伙还能认出自己来,难不成自己现在在天门小世界之中也算是声名远播了吗?

    “答对了,可惜没有奖励!”

    李毅冷笑着,猛的一剑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可是附加的图,神币的全部未能,那家伙就算是再托大,现在这个时候也不敢不闪不避呀,尽管他现在休习了,学影大法能够借助影遁来藏身。

    而且在影化状态之下,几乎可以屏蔽所有的物理伤害。

    但是绝对不包括屠神匕发出的攻击,镇妖剑上原本就带着一股抹灭因果的力量。

    再加上屠神币的威能,现在这个时候,这一剑出手之后,那家伙立刻有种躲无可躲的感觉。

    尝试着连续变了十几次方位之后,还是被这一件紧紧地锁定,无奈之下,他立刻发动了影遁,将自己的身体彻底遁入了云听风的影子之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李毅这必杀的一剑直接刺穿了云听风的身体。

    云听风到死都没明白,自己怎么一瞬间就变成了替罪羊呢?

    “你敢杀我儿子?”

    云天一的眼睛瞬间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误会!李先生,请听我一言。”

    那道血色的影子猛地再次出现,反手一巴掌直接抽在了云天一的脸上,将他抽得远远的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你们灭了双极门,那自然也就没有什么误会不误会的事情,双击门既然已经不在了,那血剑门也就不需要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李毅冷笑了一下,都已经到了现在这一步,还有什么误会不误会的。

    云天一身后的那些人现在彻底傻眼了,这短短的不到一炷香的时间,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云天一找来的靠山,现在一下子变成了要攻击云家的人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