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:盯上了

中午时分,夜影就让刺刀四人把东西搬到了别墅。当夜影把门打开的时候,正好看见江秋儿在门口,看到夜影来了,江秋儿宛然一笑:“夜影哥,你来了。你进来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,我知道是你的兄弟们住,所以也就没有过于注重厨房的布置,其他的也没怎么装饰。”军人的习惯还是有些怪的,江秋儿也是看到夜影房间的布置,所以才没有过多的布置。

此时的江秋儿俏脸还是红扑扑的,一声淡粉色的运动装,把傲人的身材衬托得更加魔鬼。上前拨了一下江秋儿额头前的刘海,夜影一把将江秋儿抱在了怀里。

一个女孩儿,能够等一个人五年,而且还不求回报的付出,夜影的心哪里又不知道呢?夜影明白自己现在就是一穷光蛋,江秋儿一不图自己的钱,二不图自己的脸。但是夜影还是相信自己还是有点小帅的,而且很阳刚、很随和、很温柔、很优雅……

反正,在这一刻,夜影的心被感动了。

江秋儿被夜影抱住后,一时间芳心大乱,脑袋顿时懵了。

菜刀一看,急忙使了个眼色,但是钝刀却是依旧傻乎乎的看着,还不停的拍着手。刺刀一拍额头,暗骂一句:我滴亲娘哎!拽着钝刀就往屋子内去了。

江秋儿的心瞬间被各种幸福的感觉充斥了,泪水如同断线的珍珠一般不停的滑落,夜影一看,问到:“怎么了?咋还哭了?有这么感动么?”

“臭美!”江秋儿推了夜影一下。

夜影嘿嘿一笑,再次把江秋儿拥入怀中,紧紧的抱着,仿似害怕失去一般。

过了几分钟,门口突然响起了笑声:“哥,给力!”

夜影回头一看,骂道:“小丫头片子,给力什么,怎么不在奶茶店帮忙了?”

“奶茶店没事儿。”夜莺摆摆手,上前拉住江秋儿道:“大嫂,这次满意了吧?”

这次这一句大嫂叫得江秋儿心里舒服多了,毕竟现在才能勉强作数了。江秋儿面色羞红,随即从手上取下一枚翡翠绿的手镯,塞到夜莺的手里,说道:“莺儿,给你的见面礼。”

夜莺完全不客气,顺手就戴在了自己的手上,向夜影扬扬手道:“哥,以后好好对大嫂哦。礼物我都收下了,以后要是敢欺负秋儿姐姐,我收拾不了你,我就告诉爷爷。”

“大嫂,走,咱们进去。”夜莺拉着江秋儿就进去了,夜影的嘴巴张了张,低声道:“这到底是谁的媳妇儿啊?怎么我倒是像外人了!”

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刺刀四人都是选好房间铺好床在客厅等夜影了。四人的房间还是和夜影的一样,都是按照部队的来的,简洁、舒服!

“那个,大嫂啊,你看这么好的房子给我们住,挺不好意思的。”菜刀说道。

江秋儿和夜莺坐下后,微笑道:“没事的,你们住得舒服就行,只是不要跟夜影瞎胡来就行。”

“嘿嘿,这个说不准。头儿说啥,我们就干!”刺刀嘿嘿笑道。

夜影给刺刀四人使了个眼色,五人随即就上楼了。来到楼上,钢刀说道:“头儿,我的房间在中间,视野可以覆盖别墅前面的大部分。而且我也大概看了下,还可以在楼顶再加上一个观察点,装上监视器。”

“这些你们看着办就行。兄弟们,我现在要说的是,我来自一个宗门,名字叫鬼门。身份也有些特殊,鬼门有宿敌,所以我只有走上与之对抗的道路。但是这一路免不了危险,甚至比呆在狼牙执行任务还要危险。”

夜影还没说完,刺刀就笑道:“嗨,老大你说这个干什么。跟着你,是我们自己的选择,哪里都会有危险,走在大街上还有可能被花盆砸死呢。老大你就说咋办,我们就咋干!”

“就是,头儿,能和你再一起征战,我的手可是都有些痒了。”菜刀搓着手说道。

钢刀也是点点头,至于钝刀,只是看着夜影笑了笑,捎了捎头道:“嘿嘿,你们没必要问我了。”

“那好,既然你们都没意见,那就让我们五兄弟再次干它一票!”夜影伸出了拳头,随即,五人的拳头便是重重的击在了一起。

菜刀想了想,说道:“老大,你看看啊,我们准备开干了。是不是给我们的组织起个名儿啊?比如起个什么天下第一帮,什么红星社啥的。”

“你真把自己当黑帮了?”

“我们还真的是黑帮。只是,我们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,我们只为了对抗天殿,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干掉锦衣府!”夜影沉声道。

上次柳清溪被绑架就是*带领锦衣府的人干的,既然*加入了锦衣府,那么锦衣府就自然走到了夜影的对立面。现在倒好,天殿还没有头绪,倒是再树敌了而且还是横跨南北的大黑帮。锦衣府主要的势力在北方,集中在东北一带,但是南方的实力也不容小觑,尤其是在临海市这样的大都市。

虽说干掉锦衣府,但是连锦衣府基本的情况都不明白,而且现在夜影的打算是锦衣府不来招惹自己,那就先和它和平相处一段时间。等势力壮大了,那就不是和平时期了。现在夜影担心的是*只要知道了自己在这里,那么就绝对不会轻易放过。而且还有柳清溪的身份已经被知道了,麻烦不断啊!

夜影让钢刀布置整个别墅的狙击点,然后让刺刀把整个围墙都是重新勘察了一边,夜影也准备把这2号别墅布置得像一号别墅那样。只是有些装备现在他还搞不到,尤其是那个墙壁内置的红外线感应器。

带着夜莺和江秋儿回到一号别墅,家里居然没人。但是夜影转念一想,有没有人也没什么,是自己谈恋爱,为什么还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,又不是别人找媳妇儿。自然而然的拉着江秋儿的小手,两人坐在了沙发上。

“莺儿,你倒两杯茶。”夜影老气横秋的说道,江秋儿一听,急忙起身准备自己去,夜影一把拉住了她,摇摇头。

夜莺一笑:“是,大哥大嫂,小妹给你俩敬茶了!”夜莺端着两杯茶双手放到了桌子上。夜影很是满意的点点头,还拿出了一张人民币,只是一看那面值,却是……一元的!夜莺哭丧着脸不情愿的接过那皱巴巴的一元钱。

“你还不乐意了,这是你哥我最后的一块钱了。你以为谁都想你大嫂那样,出手就是一枚唐代古手镯?”夜影撇撇嘴,真的太是你了,自己把最后的一块钱都拿出来了,还要怎么样?

夜莺哼了哼:“我不管了。以后你要好好的努力,然后再给我补上。等等,哥,你说这是唐代的?”

“恩啊,怎么了?”

“那不是老贵了?算了算了,这东西我带着不合适。”夜莺说着就要取下了,江秋儿拉住她的手,笑道:“什么不合适的,别听你哥瞎说,这就是一枚几十块钱的东西,戴着吧,听说还有美白功能哦。”

那敢情好,一听到有美白功能,夜莺也舍不得摘下来了。

喜欢至纯医道请大家收藏:()至纯医道新更新速度最快。